時政 2020-10-04

歐洲支付巨頭造假風波尚未結束,德國政治地震才剛開始


曾有「歐洲支付寶」美譽的德國支付公司Wirecard倒在了巨額財務造假風波之中,但其所引發的德國政治地震,恐怕才剛剛開始。

其原因在於,當前Wirecard財務造假事件已經從德國二戰後最嚴重的金融欺詐案件發酵成為政治醜聞。德國聯邦議院各反對黨均要求成立議會調查委員會,對Wirecard公司的財務造假風波作出政治解釋,其中隸屬於德國財政部的德國聯邦金融監管局(BaFin)等機構成為調查重點,這也意味著德國財長甚至德國總理府都可能會受到波及。

此外,值得說明的是,該議會調查委員會如果開啟全面調查,在2021年夏季議會休假之前都不會收手,這意味著Wirecard醜聞將持續在2021年——德國大選年,並將給德國政壇乃至新總理人選帶來巨大變數。

焦點一:德國政府何時知曉Wircard不法行為

時間回到2019年9月,即Wirecard財務造假風波曝光前9個月,德國總理府首席經濟顧問羅勒(Lars-Hendrik Röller)在總理府會見了Wirecard公司代表團。

然而早在2019年1月底,英國媒體就撰文質疑Wirecard公司使用可疑交易洗白帳目,且新加坡警方隨後對Wirecard公司可能存在的欺詐行為已展開調查,但在德國,Wirecard公司仍被視為是德國最成功的金融科技公司之一。

率團同羅勒會面的Wirecard高層為其前財務長雷伊(Burkhard Ley),一年後,雷伊被德國警方以欺詐罪逮捕,不過他至今否認自己有任何不法行為。

德國議會議員對於德國政府賦予Wircard公司的這種高層遊說特權感到不解。目前種種證據顯示,儘管彼時德國政府內部也存在對Wirecard公司的疑慮,但依舊允許其公司高層同羅勒這樣的高級幕僚會面,甚至仍然在國際上為Wirecard公司背書。

一位德國高級官員在接受外媒採訪時透露,以目前所了解的情況來看,真實情況讓人感到毛骨悚然,「Wirecard的涉嫌犯罪程度遠遠超出了我的想像力」 。他補充道,政府機構以及審計機構在此次事件中無不慘敗。

對於德國議會中的反對黨而言,Wirecard醜聞暴露出德國執政聯盟在金融問題上存在重大的監管失靈。不少德國議員都將矛頭指向德國財長肖爾茨(Olaf Scholz),肖爾茨在2021年大選中預計將代表社會民主黨(SPD)競選德國總理一職,同時他也是聯邦金融監管局(BaFin)和德國反洗錢機構——德國聯邦金融情報部門(FIU)的直接負責人。

目前,已有證據表明,德國聯邦金融情報部門沒有將數十份有關Wirecard公司進行可疑經濟活動的報告轉交給德國檢察官辦公室。

焦點二:德國聯邦金融監管局為何不作為

此次的Wirecard醜聞,還意外地暴露了德國金融監管體系的弱點,尤其是其市場監管機構——德國聯邦金融監管局的不作為情況,這也讓德國政府倍感尷尬。

在第一財經記者同德國金融人士多年的採訪中,德方採訪對象一直對自身的嚴格監管措施感到自豪。但伴隨Wirecard財務造假事件東窗事發,德國議會議員發現,在此前媒體揭露Wirecard存在帳目問題後,德國聯邦金融監管局以及在慕尼黑的刑事檢察官並沒有對該企業進行實質性調查,而是直接發聲明表示禁止做空Wirecard股票。由德國官方發布消息禁止做空單一股票,這在德國歷史上屬於首次。

一位在德國精品投行工作的律師匿名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的確有不少德國股民,甚至投資者正是看到了德國聯邦金融監管局的背書,才會堅定不移地信任Wirecard公司。

據外媒報導,牽頭對Wirecard公司發起訴訟的德國律師事務所TILP介紹,目前要求參與訴訟的股東已超3萬人。

「沒有任何政府機構在揭露這一案件中出力,不論是德國金融監管局,德國聯邦金融情報機構,還是德國的檢察官們,他們都毫無貢獻。」德國自由民主黨(FDP)國會議員唐卡(Florian Toncar)表示。

雖然德國議會針對此事的調查委員會還未正式設立,但議員們已經準備好了數個尖銳問題。

譬如,為何Wirecard公司執行長布勞恩(Markus Braun)在2019年11月過50歲生日時,德國副財長庫克斯(Jörg Kukies)會去Wirecard公司的慕尼黑總部拜訪他?

為何德國聯邦金融監管局如此不願意調查一家連續數月都產生負面新聞的公司?且在該機構終於對Wirecard公司進行調查時,德國聯邦金融監管局員工卻還在交易Wirecard的股票?

又如,為何德國聯邦金融監管局在看到英國媒體的報導後,會發聲明禁止做空Wirecard股票,隨後還對撰寫該報告的兩名相關記者提起刑事訴訟?等等。

焦點三:究竟遊說要達到什麼層面

Wirecard公司曾經被視為德國金融科技最成功的案例,2018年,Wirecard公司一度取代德國商業銀行,成為德國DAX30指數一員。 DAX30指數中收錄的是德國最傑出的30家大型企業。

而在Wirecard醜聞爆出後,這一案件甚至已波及到德國現任總理默克爾。

根據德國總理府提供的時間表顯示,在2019年9月3日,默克爾會見了前德國國防部長古滕貝格(Karl-Theodor zu Guttenberg)。在2011年,因遭指控論文抄襲後,古滕貝格被迫辭職,後來成為諮詢公司Spitzberg Partners的聯合創始人,該公司的客戶之一就是Wirecard公司。

據悉,當時古滕貝格在同默克爾的聊天中談到了Wirecard,並隨後還同羅勒通電子郵件,討論Wirecard的一項國際收購計劃。隨後默克爾在外訪過程中為Wirecard公司背書,之後羅勒又給古滕貝格回信,承諾會提供「進一步的政治支持」。

8月時,默克爾曾為她的這一行動做了辯護,她陳:「不僅在德國(也包括全球其他國家),在外訪時提到公司的訴求是一個普遍的做法。」

默克爾表示,在彼時她並不知道該企業存在違規行為,同時,畢竟那時Wirecard公司還是一家「DAX30指數企業」。

不過這一解釋未能令德國議會中的反對黨信服,並指出默克爾此舉是在為前內閣同事古滕貝格幫忙。

綠黨國會議員寶斯(Paus)則呼籲對德國的遊說制度進行徹底改革。「問題是:誰可以訪問總理?似乎沒有任何明確標準。沒有人在檢查誰在敲門以及可以讓誰進來。」她說。

伴隨案件的深入,德國媒體發現為Wirecard公司進行遊說工作的前政府成員並不僅僅是古滕貝格一人。

2019年9月11日,曾經在德國總理府負責協調德國情報部門工作的前官員弗里切(Klaus-Dieter Fritsche)向羅勒引薦了雷伊等人。德國總理府的時間表顯示,這次會議是一次「相互了解會議」,Wirecard公司向羅勒藉此通報了其在中有可能存在的商業機會。

2020年6月,Wirecard公司承認帳上的一筆19億歐元款項並不存在。該企業所在地——慕尼黑市的檢察院認為,Wirecard公司自2015年起就在提供盈利假證,其對銀行和投資人造成的損失在32億歐元左右。

目前Wirecard公司已經破產,多名高管被捕或在逃, 130億歐元市值曾在一周時間內接近清零。

第一財經廣告合作, 請點擊這裡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著作權歸第一財經所有。未經第一財經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複製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保留追究侵權者法律責任的權利。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繫第一財經版權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email protected]

文章作者

馮迪凡

標籤推薦

#胡耀宇 #拜託了冰箱 #鈴木亮平 #North Face #張晉 #風暴英雄 #臨滄 #冉閔 #陳美琪 #卡福 #日式咖喱飯 #億航 #南極洲 #楊深秀 #雲狄斯 #許靖 #趙永馨 #薯片 #湘菜 #蘇明成不是反派角色 #星戰前夜 #微軟 #大豆 #喬瓦尼·貝利尼 #蘇葉 #Code Geass #陳曉 #陳曉東 #沙盒遊戲 #戚美珍 #酸菜 #肯德基 #梁翹柏 #利比亞 #斐迪南·麥哲倫 #摩爾多瓦 #月經不調 #朝鮮泡菜 #消防工程 #美好,一直在身邊 #田光 #瘋狂外星人 #袁熙 #楊碩 #馬克斯·普朗克 #陳夢家 #肖肖 #富豪 #高曙光 #段譽 #土木工程 #丫蛋 #劍宗 #Solaris #硬漢 #陳碩真 #網易 #一年級 #張志堅 #科夫

隨機推薦

Copyright©2020 | DMCA | 隱私條款 | 意見反饋